我有一个小天使

●方旭龙 2019年9月,作为克拉玛依区纪委监委选派的支教干部,我带着组织的信任和家人的期望,经转乌鲁木齐来到喀什地区喀什市,经过一周的岗前培训后被分配至喀什市伯什克然木乡巴依拉村幼儿园,开始了为期一学年的南疆支教生活。 记得初到班里上课,班主
dede58.com 有一个 小天使

    ●方旭龙

    2019年9月,作为克拉玛依区纪委监委选派的支教干部,我带着组织的信任和家人的期望,经转乌鲁木齐来到喀什地区喀什市,经过一周的岗前培训后被分配至喀什市伯什克然木乡巴依拉村幼儿园,开始了为期一学年的南疆支教生活。

    记得初到班里上课,班主任老师曾提醒我说:“咱们班有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好奇地追问:“是谁?怎么了?”班主任老师指着一个小朋友说:“是她,叫茹仙古丽,上课好动不听讲,很调皮,没有哪个老师能管住她。而且她总是独来独往,不喜欢说话。”

    从那以后,茹仙古丽成为我重点关注的对象。经过一番了解,原来她的父母很少在身边,平时她跟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奶奶比较疏于关心她的心理成长,所以她性格内向,寡言少语。

    我选择了循序渐进的交流方式。课间时,我借机找她说话,一开始小家伙并不理我。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我用手机中的特效给她拍照,然后给她看,最终小家伙还是忍不住笑了,看我的眼神也不再像最初那么羞涩。

    后来我突发奇想,决定让她在学校课余的时间跟着我。我跟班主任说了这件事,当时班主任仔细斟酌后认可了我的提议:“嗯,这样做确实有助于孩子的心理健康,我也会和其他老师积极配合,但是孩子愿不愿意跟着你,那就要看她自己了。”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我最后还是决定试一试。出入老师的办公区域孩子会变得特别紧张,为了缓解她的情绪,我总会抚摸着她的头。

    从那以后,我的身后就多了条“小尾巴”,其他老师问我,我就说她是我的小宝贝。为了拉近距离,我也曾提议让她叫我小哥哥,只是孩子很腼腆,只有在我们独处的时候她才敢这么叫我。后来,我们就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小尾巴”。

    渐渐地,其他老师对我这个小宝贝也很照顾,茹仙古丽对其他老师没有那种疏离感了,性格开朗了许多,说话的声音也比以前响亮了。此外,我发现她就像一个天使,一个拉近老师和小朋友交流的和谐小天使。

    令我最难忘记的是半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宿舍写教案,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走到了我的身边,踮着脚尖扯着我的衣服:“老师辛苦了,老师喝水。”那一刻,我的心真的被温暖了。

    近日,因气温骤降,我患了重感冒,每天都会打喷嚏、擤鼻涕。一天早晨,我来到班里带领小朋友晨读,茹仙古丽和米娜瓦尔挤眉弄眼,煞是可爱。过了一会儿,米娜瓦尔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纸巾放在我手中,说:“老师,给你用。”看着手中的小纸巾,我感动地热泪盈眶。

    转眼间我在这里已经支教3个月了,我和孩子们也由最初的陌生到现在亲如一家。

    德国著名教育家斯普朗格曾说过:“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传授已有的东西,而是要把人的创造力量诱导出来,将生命感、价值感唤醒。”作为支教老师,我们要甘作阳光雨露,温暖滋润孩子的心田,善于发现孩子的闪光点,用爱心用真情去感化、去鼓励、去引导每一个孩子。同时,我们要敢于直面支教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和困难,牢记支教初心,珍惜支教时光,不负韶华,不负孩子。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