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了,我的亲人们

“两年半了,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不知怎么表达感谢,这面锦旗就是我的心意
dede58.com 谢谢了 我的 人们

“两年半了,给你们添了这么多麻烦,不知怎么表达感谢,这面锦旗就是我的心意!”11月15日,家住独山子区第十二社区靓园25栋居民布里纪·胡尔曼哈吉激动地说。

“大姐,您客气了。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的工作。”独山子区公安分局西宁路派出所辅警马鑫接过锦旗说。

这件事还要从两年半前的一次报警说起。

无效报警

2017年5月的一天中午,独山子区公安分局西宁路派出所接到派警电话,得知靓园小区有群众求助。

辅警到达现场,快步冲上5楼,开门的正是打电话求助的布里纪·胡尔曼哈吉。

她将目光投向背后坐在轮椅上的一位眼神涣散,身形略胖的中年男子。

该男子叫托胡·木哈,是布里纪·胡尔曼哈吉的丈夫,2016年因脑溢血导致偏瘫。

布里纪·胡尔曼哈吉说:“给你们添麻烦了,我是实在没办法才报警的。我要送他去医院做理疗,能麻烦你们帮我把他抬下楼吗?”

“我们想想办法,试试看!”辅警邬永飞说。

这本是一起无效的报警,按照规定,辅警们可以立即收队回去,但大家并没有收队的想法,而是一起商量把托胡·木哈抬下楼的办法。

经过15分钟的研究讨论,8名队员花了二十多分钟,侧着身,小心翼翼地将他抬下了楼。

“快擦擦汗吧,给你们添麻烦了。”布里纪·胡尔曼哈吉从手提包里掏出纸巾。

辅警张曦一边擦汗,一边说:“大姐,要不我们安排两名同事送你们去医院吧。”

“不用了,不用了,帮我把他抬下来已经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我搭车去医院就行。”布里纪·胡尔曼哈吉转身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前,她迟疑地说:“一会儿回来,能再麻烦你们一次吗?帮我把他抬回家。”

“行!没问题!您回来就给我们打电话。”张曦说。

形成默契

此后的两年半,西宁路派出所多次接到同样警情,辅警们随叫随到。

布里纪·胡尔曼哈吉说,托胡·木哈患病初期,她和儿子经常在邻居的帮助下把丈夫抬下楼,送往医院。

自从儿子去外地上大学,每逢丈夫去医院做理疗就成了布里纪·胡尔曼哈吉的“烦心事”。

“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我们不帮忙,谁来帮呢?”辅警马鑫说。

就这样,派出所和布里纪·胡尔曼哈吉一家建立起了联系。每逢托胡·木哈要做理疗,布里纪·胡尔曼哈吉就会直接打给派出所求助。

经过多次搬运,大家钻研了技巧,节约了人力,抬轮椅的人数从最初8人精简成4人,搬运时间也缩短了一半。

有辅警帮忙,布里纪·胡尔曼哈吉从过去对丈夫寸步不离,到放心由辅警照料,自己先去路边搭车。

两年半的时间里,派出所的人员岗位有变动,但没有人有异议、有怨言。

“刚开始觉得有点奇怪,但看着他们义无反顾,我们也就自然而然地照做。”辅警们在帮助布里纪·胡尔曼哈吉一家的事情上形成默契。

随着布里纪·胡尔曼哈吉频繁给派出所“添麻烦”,独山子区第十二社区居委会也积极加入到了不怕麻烦的队伍中。

共同帮扶

社区居委会知道布里纪·胡尔曼哈吉是家庭主妇,常年在家操持家务,家庭收入主要依靠托胡·木哈的工资。

可自他生病以来,家里的积蓄基本都用来给托胡·木哈看病和供儿子上大学了。

派出所和社区“两委”经过沟通,决定共伸援手,每人每月捐出50元,用每月1500元的爱心款帮助布里纪·胡尔曼哈吉一家渡过难关。

爱心款送到布里纪·胡尔曼哈吉手里,她说啥都不肯收。

“你们给的帮助已经数不清了,我不能再要这笔钱。”布里纪·胡尔曼哈吉说。

经过大家地轮番劝导,布里纪·胡尔曼哈吉勉强收下了这笔钱。

她说:“这笔爱心款我收下了,但我有个请求,我想通过自己的劳动换取收入。”

社区居委会为布里纪·胡尔曼哈吉在社区找到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每月收入1500元。

“这笔收入解了我们家的燃眉之急,我知道,这是党的恩情。大家对我们的帮助,我都告诉我丈夫了。”布里纪·胡尔曼哈吉说,“谢谢了,我的亲人们!”

托胡·木哈坐在妻子身后,虽不能言语,但他不时点着头,眼里闪着泪光。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