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梦想的田野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勘探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新疆油田在进入第六个10年后迎来了第三个高速发展期:两个10亿吨级储量的玛湖油田和吉木萨尔油田轰雷彻地般地出现在祖国的西北角。 今年,新疆油田公司将新建原油产能386万吨、天然气产能1.5亿立方米;生产原油12
dede58.com 梦想 田野

中华人民共和国勘探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新疆油田在进入第六个10年后迎来了第三个高速发展期:两个10亿吨级储量的玛湖油田和吉木萨尔油田轰雷彻地般地出现在祖国的西北角。

今年,新疆油田公司将新建原油产能386万吨、天然气产能1.5亿立方米;生产原油1240万吨、天然气27亿立方米。这组开发工作要求,创了历史新高。

这是新疆油田集中力量组织的独立战役呢?还是新疆油田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呢?

这需要运用历史的眼光纵向、全面分析新疆油田六十多年来的三个高速发展期。

新疆油田的第一个高速发展期,是1956年到1959年。一片戈壁荒滩在短短4年间就变成了新中国第一个百万吨大油田,占当时全国石油总产量的40%。

当1955年10月29日黑油山一号井喷出原油之后,第一代新疆石油人有一种共同的情绪——渴望。

为什么呢?

1949年8月26日,兰州刚刚解放,彭德怀老总登门拜访了我国著名的石油地质学家、玉门油田甘肃油矿局探勘处处长孙健初。

彭德怀问茶科学家的初衷是:全中国就要解放了,大规模经济建设必将马上开始,需要能源啊!

毛泽东对周恩来、陈云感慨道:“要搞建设,石油是不可缺少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没石油都转不动。发展国民经济,石油要大上啊!”

朱德不无焦虑地说:“500万吨钢铁,500万吨原油,我们就能够打败任何侵略者……如果没有石油,飞机、坦克、大炮,还不如一根打狗棍。”

而那时,全国的原油产量每年只有12万吨,真可谓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满足新生共和国的需要。

党、国家和人民的迫切需求,化作了第一代新疆石油人战天斗地的豪情壮志——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仅仅6年零29天,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就被发现了;又经过了仅仅4年,新疆油田就撑起了共和国石油能源的几乎半壁江山。

新疆油田的第二个高速发展期,是1991年到2002年。1990年年产量只有680万吨的新疆油田,仅仅用了12年的时间,就连珠炮似地发现了彩南、石西、陆梁、石南、莫北、莫索湾等多个大型油气区,一跃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个年产千万吨级的大油田。

十年“文革”期间,新疆油田出现了两次“连续三年产量下降”的局面,这是新疆油田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情况。放眼全国,国民经济更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序幕,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上来。这时的新疆石油人的共同情绪是“迫切”。

为什么呢?

20世纪80年代,中国经济开始奔跑。

当时,据国务院相关部门预测,到20世纪末,全国原油产量需要达到2亿吨至2.5亿吨,“八五”和“九五”期间需探明石油地质储量130亿吨至160亿吨,才能适应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

但全国范围内,已投入开发的各主力油田都将在十年后陆续进入产量下降期,必须寻找新的储量,开发新的油田,才能保持稳产和增产。

新疆油田第二个高速发展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

全面勘查准噶尔盆地含油气情况;创造性地提出“胸怀大气度,敢冒大风险,立足大凹陷,寻找大油田”的勘探战略。

正是在这一战略思想的指导下,荒凉寂静了亿万年的准噶尔盆地腹部地区春雷滚滚、油花争妍。

那么,我们今天所处的新疆油田第三个高速发展期的来由和背景是怎样的呢?

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之后,中国的油气对外依存度连年攀升。目前,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逼近70%,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也达到了45%。国家能源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这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道路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也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使中国的发展站到一个更高层级的历史方位上。

所以说,今天的新疆石油人的共同情绪是“梦想”。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清晰而确定地得出结论:新疆石油人的追求和奋斗,始终是在围绕党、国家和人民的需要,这就是新疆石油人“我为祖国献石油”初心的根源所在。

在今天的新疆石油人心中,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已经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落实为了“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推进集团公司建设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的梦想!

从这个层面上看待今年异常繁重的、以玛湖和吉木萨尔为“主战区”的产能建设任务,就绝不仅仅是新疆油田集中力量组织的独立战役,而是新疆油田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因为——

一群追寻梦想的石油人,已经站在了梦想的田野上!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