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尽其才,服务油田

2009年,准东钻井公司荣获“青年突击队”和“红旗队”的队伍合影。本报通讯员 刘纪岑 摄 本报通讯员 周建玲 摄 2019年3月7日,准东钻井公司70089钻井队两名员工正在接钻杆下钻作业。 准东钻井公司在2018年创出佳绩的基础上,2019年更是开足马力,在持续高
dede58.com 人尽其才 服务 油田

2009年,准东钻井公司荣获“青年突击队”和“红旗队”的队伍合影。本报通讯员 刘纪岑 摄

本报通讯员 周建玲 摄 2019年3月7日,准东钻井公司70089钻井队两名员工正在接钻杆下钻作业。

准东钻井公司在2018年创出佳绩的基础上,2019年更是开足马力,在持续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勇攀高峰——力争在今年9月底前实现钻井进尺100万米的目标。

俗话说“人心齐泰山移”。准东钻井公司确定目标后,随即启动了“千人百万米大干200天 进尺突破100万米 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高效生产会战。

截至5月20日,准东钻井公司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开钻192口井,完井129口,年累进尺达到44.59万米,较2018年同期多打进尺29.74万米。更令人振奋的是会战两个月以来,完成进尺35万多米,会战日均进尺在5400米线上高位运行,最高达到7610米,可谓是前所未有地打出了高效会战的风采。

这些数据和成绩的背后,是准东钻井公司全体员工不懈努力和辛勤付出的回报;是他们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结果;是准东钻井人在持续高质量发展道路上勇攀高峰的具体体现;更是准东钻井人置身于准东钻井公司这个大家庭,为公司持续高质量发展而努力奋斗的崇高境界。

准东钻井公司副经理兼员工实训中心主任吴广勤形象地打比方说:“新疆油田公司给了我们一个极好的舞台,我们要做的就是,充分利用好这个舞台,把我们自己的‘舞蹈’跳好。”

作为新疆油田这个大舞台的表演者之一,准东钻井人是如何跳好自己的“舞蹈”的呢?

19个“宝贝疙瘩”

2008年底,在准东钻井公司成立之初,摆在该公司面前最棘手的问题就是人才问题——尤其是专业技术人才,急缺。

为此,2009年夏季,正当全国各大中专院校毕业生即将走向社会的时候,准东钻井公司抓住了这一大好时机,当年7月,向西部钻探公司相关部门争取到了19名大学毕业生。这些学生来自全国不同的省份,毕业于中国石油大学、中国地质大学、西南石油学院等不同高等院校。

“当时,我负责公司的人事工作,接到通知后,赶紧跑去把这19名大学生接到了公司。”吴广勤说,“他们来后,公司从上到下,尤其是管理层,把这批学生当成了‘宝贝疙瘩’,因为看到他们,就看到了公司的希望。”吴广勤说。

那年,吴广勤任准东钻井公司人事组织科科长,能要来19名大学生实属不易。回想起当年亲自接回这19个“宝贝疙瘩”到公司的事,虽然十多年过去了,吴广勤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幸福而欣慰的笑容。

人是要来了,可是怎样留住人呢?这又成了摆在了准东钻井公司管理层面前的一道难题。

走心的“茶话会”

2009年12月,新疆油田生产开始进入淡季,很多钻井队伍都开始冬休了。临近年关,工作也不太忙了,准东钻井公司这19名来自四川、湖北、河南、山东、甘肃等地的“宝贝疙瘩”,在历经半年背井离乡的生活后,便私下里商量着能否向单位申请休假,顺便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

但他们也听说,按照相关规定,员工在实习期间是没有休假的。这可怎么办?

于是,这群80后年轻人开动脑筋、发挥集体智慧,想出了一个他们认为可行的办法:请公司相关部门负责人吃饭,顺便把大家的想法说出来,这样或许公司管理层会同意他们回家过年。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19名年轻人兵分几路,分别到人事、群工、工程、生产等相关科室,找到相关负责人,表明了他们的想法。

相关负责人把这一情况向公司党委书记、经理等领导进行汇报后,没想到,公司领导商议后,很快就答复了这些科室负责人:怎么能让这些实习生请我们吃饭呢?公司出钱,请他们吃饭,听听他们的想法,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跟他们沟通一下,关键是要把这些“宝贝疙瘩”留下来,让他们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

听到这个答复,这19名年轻人有点懵了——他们没想到,公司对他们的请求会如此重视。而接下来,在与领导们一起吃的那顿饭中,他们不仅尝出了暖心和感动,更品出了公司对他们的关心和爱护。

“那次吃饭感觉更像是个茶话会,公司领导对我们这么重视,让我们真的有点受宠若惊。我们也因此都敞开了心扉,从工作、生活到家人,畅所欲言。当时的情景,直到今天,我都感觉历历在目。”回忆起10年前的那顿饭,准东钻井公司页岩油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张超说。

那次“茶话会”后,准东钻井公司管理层同意这19名新员工休假回家过年。在参加完单位组织的2010年元旦活动后,他们喜滋滋地陆续踏上了回家的行程。

然而,这19名新员工没想到,他们一走,吴广勤的心就一直不上不下地悬了起来。

“那顿饭后,我是真担心他们回家过完春节就不来了,毕竟在野外工作环境较差,他们又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思想也都挺活跃。”吴广勤回忆说,“直到正月十五前,这19个‘宝贝疙瘩’相继返回公司,我的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截至目前,这19人中,除了1人被调走、两人考取硕士研究生后离开公司外,其余16人一直都在准东钻井公司这个大家庭中,无论公司经历了多少困难,他们都与公司同呼吸、共命运。

2017年7月9日,准东钻井公司员工正在参加西部钻探公司职业技能大赛。本报通讯员 刘纪岑摄

本报通讯员 周建玲 摄今年3月,准东钻井公司几名劳务工正在通过“口袋书”了解自己月收入和奖金情况。

做好“传帮带”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