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赤诚献钻井

人物名片 姓名:阿不都热合曼·斯拉木 岗位职务:准东钻井公司70514钻井队书记 工作信条:搞石油意味着奉献,干钻井更要懂得责任。 精彩提示 ●近几年,阿不都热合曼每年上井的天数都在330天左右,一年之中,他在家和妻儿在一起的时间,合计不超过20天 ●
dede58.com 一片 赤诚 钻井

人物名片

姓名:阿不都热合曼·斯拉木

岗位职务:准东钻井公司70514钻井队书记

工作信条:搞石油意味着奉献,干钻井更要懂得责任。

精彩提示

●近几年,阿不都热合曼每年上井的天数都在330天左右,一年之中,他在家和妻儿在一起的时间,合计不超过20天

●一名刚来队里一个月的新员工找阿不都热合曼借钱,说要为母亲治病,他二话不说,便给那位新员工转了3000元

●每天学习10个不认识的字,每天阅读至少半小时以上的专业书籍……直到现在,阿不都热合曼仍然再坚持学习

阿不都热合曼·斯拉木正在现场查看设备运行情况。

从井场到生活基地,不过三百多米,但是,阿不都热合曼·斯拉木(以下简称阿不都热合曼)却很少回基地,除非洗澡,他的几乎所有生活用品,都在井场旁的那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值班房里。

早上7时,阿不都热合曼就起床了。不论冬夏,这个与钻井行业打了25年交道的钻井工人,一直保持着这个作息习惯。起床后,他总要到井场周边转一转、走一走,即使周边是一望无际、寸草不生的戈壁荒漠,他也要用自己的眼睛和双脚,去感受这里的每一处生机……

这个出生于新疆依奇克里克,血脉里流淌着石油人特有基因的汉子,对石油钻井开采,始终有着深沉而执著的情怀。对他而言,远在乌鲁木齐的妻儿是他永远的依恋,可钻台井架和井场,则是他人生启航和停泊的最佳港湾。

两支井队来回跑

6月28日,在玛湖40井场,气温已超过了30摄氏度。从高高的钻台上下来时,汗水顺着安全帽的下沿,不断地流到阿不都热合曼的脸上。

安全检查、员工培训、现场标准化、业务指导、和甲方沟通……这些都是阿不都热合曼每天的井场日常。

最近这几年,阿不都热合曼每年上井的天数都在330天左右,一年之中,他在家和妻儿在一起的时间,合计还不超过20天……戈壁的风沙和烈日,让他的肤色变得黝黑透亮,也让他的感情变得更加深沉和细腻。

“小贺,这几天温度高,你让管家把绿豆汤熬上,开早会时,让员工把藿香正气水喝掉……要看着他们喝,那个味道不是很好,有些娃娃就不爱喝……这几天就要搬家了,各项工作要更仔细,尤其注意安全,可不能大意……”在井场,他的叮嘱一直没断。

刚回到值班房,阿不都热合曼的电话就响了,是80005钻井队队长贺东乾打来的。

80005钻井队与70514钻井队所在的井场,距离有三十多公里。作为同时管理这两支队伍的“第一书记”,阿不都热合曼经常在两个井场之间奔波。就在上个月,有一天,他才从80005钻井队到70514钻井队,没一会儿功夫,80005钻井队那边又打来电话,说井上出现一个复杂问题,他问了情况,觉得必须还是去一次现场,水杯一拿,又急急往那边赶。

这样的奔波,对他已是常态,以至于很多时候,他的早饭、晚饭都没时间回生活区吃,只能在井上煮个鸡蛋当顿饭。

对待工人像亲人

生活上,阿不都热合曼对自己很凑合,但是,对井队的工人,他有时却细心地像个婆婆。

70514钻井队有一位叫黄涛的员工,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阿不都热合曼有点着急,没事就像大哥一样找黄涛聊天、谈心,给他想办法、出主意,渐渐的,黄涛的心结打开了。这段时间,听说黄涛谈对象的事总算有些了眉目,他的心里也觉得轻松了不少。

去年,井队新来的一位员工,上班仅一个多月,因为母亲生病,就要回家照顾。几天后,小伙找阿不都热合曼借钱,说要为母亲治病,他二话不说,便给那位新员工转了3000元。

“谁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帮别人的时候,就帮一把,我没想那么多。”事后,当有人问他,你就不怕那位小伙不回井队、不还你钱时,他这样回答。

正是因为阿不都热合曼及时伸出援手,给予他人无私的支持和帮助,那位新员工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如今,他已成为井队一名出色的员工。

70514钻井队队长辛琦大学毕业后分到井队,就一直和阿不都热合曼共事,从队里的技术员,再到队长,辛琦坦言,他从阿不都热合曼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品质,就是踏实。

传承踏实的作风

2015年,阿不都热合曼当时所在的井队正承钻昌2井,设计工期六十多天,加上工艺比较特殊,井打得并不顺利,阿不都热合曼白班、晚上都在井上,随叫随到。可偏偏这个时候,他脚上的旧疾又犯了,他一瘸一拐走路的身影,在井场随处可见。他忍着脚上的伤痛,坚持了两天,实在撑不住了,便给其他队干部交代了工作,回乌鲁木齐看病。

“周五晚上回去的,周六下午就回来了,回来后,脚也没彻底好,但他一直干到那口井完井,真的太拼了。”辛琦感叹道。

还有一年,正值4月天,戈壁滩进入了多风季节。当时,井队正在玛湖5井作业。在进行模拟固井工序时,大风不期而至。屋漏偏又逢阴雨,就在这个时候,井又漏了,井队立即启动应急方案,开始堵漏。

那天晚上,阿不都热合曼带领所有队干部,在大风中一次次地将料包从料场扛到3米多高的加重漏斗上,一直干到凌晨四时多。

“一共五六百包料,一包料25公斤,扛完料包堵完漏,我直觉得腿发软。”辛琦回忆,那次经历,让他印象深刻的,除了超强度带来的疲劳,还有阿不都热合曼踏实的作风和顽强的韧劲儿。

懂得责任的涵义

其实,阿不都热合曼并不善言谈,但只要谈到井队,说起工作,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便会不自觉地从他的言谈中表露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思忖了一会儿,阿不都热合曼说,“大概因为我是一名‘油二代’吧。所以,骨子里与生俱来有一种要强、不服输的劲儿。”

1977年,阿不都热合曼出生在依奇克里克油田,父亲是一名固井技术员,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只记得,父亲虽然很少在家,但他坚毅得像一座山一样。

父亲去世后,哥哥姐姐都外出求学,只有还在上小学的阿不都热合曼守在母亲身边。有一年母亲生病,在医院住了很久,他又要给母亲做饭、送饭,还要上学,虽然年纪小,但他能把所有事情做得井井有条。母亲一个月工资就八十多块钱,他先要给两个姐姐留够学费,还要想着和妈妈的生活用度,也许正是从那时起,阿不都热合曼学会了算账……

从独山子石油学校毕业后,他便开始接触钻井行业。从最基层的钻工、架工干起,凭借着踏实肯干,他很快干上了司钻。

他永远都记得那一天。

那是在他从事钻井行业11年后,有一天井队开会,那个叫马晓峰的队长,在会上突然宣布了一个决定:“从明天开始,井队技术员就由阿不都热合曼来当。”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