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揣梦想,大步向前

人物名片 姓名: 杨成钢 岗位职务: 准东钻井公司70043钻井队队长 工作信条: 用心打好每一口井不仅是钻井人的天职,也是对公司的责任、对甲方单位的承诺,更是每个岗位员工对工作的主动作为。 杨成刚正在检查队里的设备运行情况。 精彩提示 ● 1999年夏季
dede58.com 怀揣 梦想 大步 向前

人物名片

姓名:杨成钢

岗位职务:准东钻井公司70043钻井队队长

工作信条:用心打好每一口井不仅是钻井人的天职,也是对公司的责任、对甲方单位的承诺,更是每个岗位员工对工作的主动作为。

杨成刚正在检查队里的设备运行情况。

精彩提示

● 1999年夏季,由于油田发展脚步暂时停顿,没活儿干的杨成刚接到陆九井的钻探任务时,心里还计划打完这口井就不干了

● 公司规定新员工实习满3个月方能转正,杨成刚却让队里新员工实习1个月就转正,理由是他教得好,1个月就能正常定岗

● 以前,谁都别想从杨成刚队里撬走一名队员,可玛湖大开发后,他“赶走”了队员们,让他们到新成立的钻井队里去当骨干

2000年6月,陆九井获得工业油流,陆梁油田横空出世,成为我国陆上石油发现的第一个亿吨级(储量)整装沙漠油田。2002年,该油田产量跃上百万吨,助推新疆油田在当年一跃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个千万吨大油田。

在此前的半个多世纪里,新疆石油人从未放弃过陆梁,曾三上三下陆梁,相继钻探了陆1井至陆8井,却迟迟没有突破,直到陆九井的钻探,才实现了几代新疆石油人在陆梁发现大油田的梦想……

这个令所有新疆石油人骄傲和惊喜的新疆油田大事件里,有一个见证者,他叫杨成钢。

人要有梦想

杨成钢是克拉玛依“油二代”。父母都是石油工人,家中有两个姐姐,只有他一个独子。

1991年,他从克拉玛依技校毕业,分配到了克拉玛依钻井公司。初到井队,看到钻井工人一个个浑身脏兮兮,天天守着个井架干着些“无聊的工作”,杨成钢觉得没意思。最开始工作的两年,他有事没事都会请个假,今天和朋友出去吃饭,明天一起相约去玩,从没拿过一个整月的工资。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克拉玛依由于迟迟没有新的勘探发现,油田发展遭遇了萧条时期,很多石油人不得不转行。

杨成钢所在的克拉玛依钻井公司也因为没有富余的钻井任务,导致杨成钢很长一段时间里,干得最多的活儿就是给油井清蜡。他一天能干5口井,一口井挣5元,一天能挣25元。再到后来,这样的“好活儿”也找不到了,杨成钢就和队友们承包油田检查站守大门。

眼见钱越来越难挣,杨成钢甚至想过拍屁股走人,可1999年夏季,转折到来了——陆九井的钻探任务交到了杨成钢所在的克拉玛依钻井公司50582钻井队。临出发前,杨成钢还计划,打完这口井就不干了。

陆九井开钻时正是沙漠的夏季。井队在搬家途中,一场瓢泼大雨突然而至,将所有的搬家车陷在了泥巴地里。井架以及所有的钻井设备最终全部靠杨成钢队里三十多号人,人拉肩扛地运到了目的地。这成了杨成钢前几年工作生涯里,最难忘的经历。

几个月的钻探任务一如往常枯燥乏味,只是这一次,杨成钢嗅出了点不一样的味道。“周围的人都很紧张,总是有很多数据等待分析,大家似乎都在期待着什么。”

2000年6月9日,陆九井喷出工业油流,一个大油田就此诞生。

杨成钢所在的50582钻井队荣获集团公司金奖队称号,各种荣誉纷沓而至。

杨成钢第一次感受到荣誉带来的喜悦,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什么叫成就,也第一次开始憧憬站在领奖台的那一刻,第一次意识到,人真的要有梦想。

原本打算打完这口井就不干了的杨成钢,被接下来油田快速发展的洪流向前推着,再也没有停下来。

善于打算盘

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杨成钢其实很聪明,队长早就看得清清楚楚,否则不会让他从架工干到司钻。可已经见过大世面的杨成钢,不再满足于只干个司钻,他想当队长。

2002年,杨成钢在当了11年钻井工人后,终于成了一名钻井队队长,并且一干就是17年。

17年中,他把自己的队伍打造成了一支“天山铁军”,是全国“百面红旗单位”;他把自己锤炼成了“李云龙式”的队长,工作方法方式灵活,善于逆向思维,身先士卒,一心打好仗,但也精于算计,骨子里透着精明。

玛湖项目部副经理于贵健说起杨成钢,总是忍不住吐槽:“你要问他要一个安全帽,他都跟你急眼。项目部值班吊车是几个队平摊费用,他愣是要去给他们队下套管,一干就是36小时,最后逼得项目部下通知‘下套管不能使用值班吊车’。瞧瞧他这算盘打的……”

杨成钢觉得,作为钻井人,打井打不好是丢面子的事。作为管理干部,管不好人、管不好钱、管不好事儿,说些废话出来,更丢面子。做得不好就是自己的事情!

为了管好人、管好钱,杨成钢没少打算盘。

公司新员工按规定需要实习满3个月才能转正,可在杨成钢队里,新员工实习满一个月,他就让他们转正,发正式工资。有井队质疑他这种做法“钻制度空子”,杨成钢却答:“我教得好,一个月就能正常顶岗,为什么不能转正?”

就冲这一点,不少人都愿意跟他干。罗永就是其中一个。

2016年10月,罗永从重庆能源职业学院毕业分到了杨成钢队上。第二年,杨成钢就准备提拔他干司钻,他自己都没信心,杨成钢却给了他足够的信任,最终让他成了一名出色的司钻。

罗永记得最清楚的是他刚干架工不久的一天夜里,因为活儿多,原本凌晨1时开餐的宵夜,他总是要等到2时以后才有空吃。那天夜里,罗永原本以为自己又要等到2时以后了,可没想到杨成钢爬到了井架上来换他下去吃饭。

“杨队其实特别严厉,平时对我们要求特别高,要是什么工作出了错,他不用说话,看你几眼,你都不敢大声出气。可他又对人特别好,如果真有什么大事、难事,他一定第一个冲在最前头。”罗永说。

井队更换二层平台,高压油管穿刺等等,凡是遇到高空、高压、高难度作业,杨成钢一定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一个。说一不二、身先士卒,杨成钢每件事情都做得有章法、很到位,活脱脱一个干钻井营生的“李云龙”——不干则已,要干就一定要干好。

赶上大时代

杨成刚带的“兵”,一心一意就想跟着他,挨最多的骂,干最多的活儿,拿最高的奖金。他也一样护着自己的“兵”,谁想从他手里撬走一个,“万万不能”。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