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传身教树家风

邢晓光全家合影。 本报记者 沙露 翻拍 邢晓光 口述 我的母亲名叫吴淑华,是原新疆石油局“三八”女子钻井队指导员。在我的家中,虽没有明文规定的家风,但母亲的言传身教,养成了我们儿女的勤奋踏实、与人为善、孝敬父母的品质。 在我的心里,对一个家庭而
dede58.com 言传身教 家风

邢晓光全家合影。 本报记者 沙露 翻拍

邢晓光 口述

我的母亲名叫吴淑华,是原新疆石油局“三八”女子钻井队指导员。在我的家中,虽没有明文规定的家风,但母亲的言传身教,养成了我们儿女的勤奋踏实、与人为善、孝敬父母的品质。

在我的心里,对一个家庭而言,家风不仅是一种言传身教、耳濡目染的引导,更是一种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教养。

母亲不会的家务我们会

我的父母育有一女二子,在我们这几个孩子的记忆里,父母总是忙忙碌碌的。几十年来,他们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

1985年,安徽电视台来家里采访母亲在“三八”女子钻井队工作期间的故事。当记者得知我母亲那些年的工作事迹后,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对我说:“你母亲很了不起,战严寒、斗酷暑,挑战体力极限……在那么恶劣的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下,为了祖国多出油、出好油,无私地贡献了自己的青春。”

那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听到“三八”女子钻井队的艰苦历程,听那位记者这么一说,我对母亲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但小时候,我却因母亲不顾家,没少抱怨过她。

母亲是知识分子,可是我却没能读成高中,啥原因呢?就是因为她工作太忙,根本顾不上照顾我们的生活。

我们放学回到家经常面对的是冷锅冷灶,没饭吃,我们只得学着自己做饭;到了晚上,也经常见不到母亲,所以,我们从没指望她能给我们辅导功课。我上小学的时候,就会蒸馒头了,那时候,家家烧火用的还是土炉子,我和姐姐一起合作,一锅能蒸四层箅子的馒头,可以说,那些年,母亲不会做的家务,我们全都会。

每次看到别人家父母劈柴、做饭、过日子的那种氛围,我们打心眼里羡慕。不过,那时我们都还小,不懂事,总怪母亲给我们的关心和爱护太少。直到自己工作之后,我才开始理解她。石油事业是她钟爱的,她又在重要的岗位工作,很多难题需要她耗费时间和精力去解决,她也是没办法啊。

42个人的生命更重要

其实,比起我来,我姐姐受的苦更多。

当年,母亲把不满10个月的姐姐交给了一位近七十岁的保姆照顾,就上井了。

突然断奶吃奶粉,姐姐很不适应,频繁地拉肚子、感冒,所以三天两头地往医院跑。

没有受过被母亲细心照顾的她,总会听医院大夫跟她开玩笑说:“你妈妈估计是不要你了,不然怎么你生病了,你妈也不管你?”

在姐姐一岁多时,麻疹、痢疾合并肺炎同时袭击了她,期间,她先后被三次报病危,母亲竟然都不知道。

钻井是石油战线上最艰苦、最危险的行业,随便从井架上掉下个螺丝钉都有可能夺人性命。所以,母亲白天晚上都待在井队上,一刻也不敢离开,生怕姐妹们出点啥事。

后来,浅钻大队的书记得知这件事儿后,立刻派人带车到井队上去接母亲,还骗她说,让她到矿区开会。

母亲赶紧回宿舍换了衣服,跳上车走了。

眼看着车停在了医院门口,母亲正纳闷呢,这位秘书才跟她说:“你女儿报了病危,赶快去看看吧。”

她冲进医院,只见瘦瘦小小的女儿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小脸憋得铁青。

母亲的心像被重重打了一拳,缩成一团。

保姆阿姨在一旁抹着泪,说:“你再忙,也不能不要孩子吧?”而我父亲则在一旁默不作声。

母亲急了,跑去找大夫,求他们救救我姐姐。

回到病房,母亲趴在病床上,亲亲姐姐的脸蛋,跟她说:“妈妈也很想你,可是妈妈真的走不开。”

噙着眼泪,母亲又回到了井队。

后来,回忆起这事儿,母亲还说,不是她狠心,而是她觉得42个人的生命更重要。孩子毕竟还有人照看,而钻井队那么多女人的背后,是一个个完整的家,他们出事了可咋办呀。

让母亲自豪的是,在那个年代里,除了一人因为违反操作规程导致小腿骨折外,再没出过任何工伤事故。到解散那天,“三八”女子钻井队的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是完整的。

自己走出的路更踏实

我和姐姐的学历是初中毕业,弟弟则是高中毕业。在当时那个年代,拥有高学历的人很少,对我们来说,就想有一份好一些的工作。而且作为第一代石油人,我父母也是单位的领导,找到一份好的工作也是不难的,可他们却让我们姐弟仨人从工人岗位干起。

还记得,姐姐当时是文工团的文艺骨干,后来又当上了播音员,本应在文艺界走出属于自己路的她,却被母亲“走后门”调去基层当一名汽车修理工;从农场接受再教育回来后,我完全有条件留在机关工作,但是父母说,他们能走到今天的岗位,全都是靠自己干出来的,因此,希望我们工作后,也能到基层去锻炼,这是为了让我们明白工人怎么做工,农民怎么种地;就这样,弟弟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就是烧锅炉。

看着身边一些成绩不如自己的同学去了机关工作,我们也向父母抱怨过:“为什么别人能去,我们却不能去?”

但母亲那句“不当工人不知道工人的苦和累,当不当干部不是你说了算,想去机关就得靠自己干出成绩”的话,让我们姐弟受益了一辈子,甚至孙子辈们也在受益。

母亲说,靠父母靠关系走捷径是条路,靠自己脚踏实地地干,走出来也是路,但她觉得自己走出来的路更踏实。时隔多年,我们全都明白了母亲的一片苦心。

是的,靠着我们自己,我们姐弟三人都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都有了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和人生;她的孙子孙女们,也在她和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个个成才。

成绩离不开组织和群众

记得有一年,我的职务得到了提升。同事有意给我庆祝一番,但被我婉言拒绝了。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母亲报喜,原以为母亲会感到很自豪,可没想到她却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你晚上回来吃饭吧。”

回家一看,心心念念的大餐落了空,母亲只准备了糊糊咸菜给我当晚饭,还告诫我说:“党把你安排到这个岗位上,是让你多为群众做工作。你能有今天,不都是你个人的成绩,而是和群众的信任支持分不开,因此,你要更加努力工作,为大家做好事、办实事。”

说到这里,母亲又讲起了当年“三八”女子钻井队的姐妹们,当年,因为各种原因有人想退队,母亲说她很感谢她的书记。

有人退队怎么办?遇到困难,母亲第一时间找到了她的书记,而书记却告诉她:“我这里不是库房,有困难找群众!”

于是,母亲找到井队的姐妹们,让大家把遇到的困难一一摆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就这样,除了个别家庭确实有特殊困难的退队了以外,队伍基本上算是安定了。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