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只为多出油

本报首席记者 莫延兰 记录整理 克拉玛依油田已经开发六十多年,由于科研条件不断改善,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今天仍焕发着青春,勘探不断有新的发现,油田产量也是年年增长。回忆起油田开发初期的科研工作,一切还历历在目。 1962年7月,我从新疆石油学校毕业
dede58.com 一心 为多 出油

本报首席记者 莫延兰 记录整理

克拉玛依油田已经开发六十多年,由于科研条件不断改善,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今天仍焕发着青春,勘探不断有新的发现,油田产量也是年年增长。回忆起油田开发初期的科研工作,一切还历历在目。

1962年7月,我从新疆石油学校毕业,分配到采油二厂。当时,油田最早开发的二区出现了严重的“两降一升”,即产量下降、油层压力下降,气油比上升。一区克下组和七东区克下组也呈现类似情况,油田发展形势恶化。针对这种局面,管理局党委决定调整油田开发方案,从基础工作做起。为此,在开发区钻资料井和检查井124口,在油层部分全部取心,以便重新认识地下油层,搞清油层分布规律,编制调整方案。

当时油田专业技术人员少,工作任务重,科研队伍急需加强,管理局就从我们这批毕业生里抽了10个人到科研单位工作。由于当时的研究所在乌鲁木齐,克拉玛依的研究工作一直以会战形式进行,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科研室就设在第四小学教室里。那段时间,我们对比电测图、电性岩性解释、油层数据提供等都是在学生课桌上完成的。

9月,学校开学了,我们没了去处,管理局领导把矿务局第一会议室让了出来,我们才有了办公的地方。工作进入编图阶段,二十多位同事围坐在会议桌周围,每人承包一个小层。虽然条件很差,但是大家热情很高,都努力把每一个数据弄正确,把每一张图绘制得精美些。

就是在这间会议室里,我们编制的小层岩性分布图,发现克拉玛依油田三叠系储层以砾岩为主,且是一个呈窝窝状分布的很不均质的低渗透油藏。这一认识证明,原先按均质砂岩油田编制的“两排夹三排行列注水”方案不符合地下实际,从而为编制调整方案提供了新的地质依据。1964年,按新编制的面积注水调整方案对一区进行了全面调整;二中区调整为行列加点状注水;七东区调整为孤形加点状注水,从而扭转了油田“两降一升”的局面,原油产量逐渐得到回复。

1962年10月,克拉玛依地宫交工使用了,我们油田地质和油田开发两个研究室搬进了地宫,同时建立了勘探研究室、电模拟室和制图室等机构。从此,我们有了固定的办公室。

我们从事地质研究的一项主要工作就是计算油田的地质储量,当时储量参数中含油面积的确定有两种方法:一种用求积仪求面积;另一种是用透明的米厘方格纸把油层面积图透下来,数米厘方格的数量,再按该图的比例尺换算成油层面积。这项工作十分枯燥无味,大家晚上经常在日光灯下数那些只有平方毫米大的小格子,特别费眼睛。

我们研究人员还有三项基本功,就是拉计算尺、摇手摇计算机和打算盘。那时科研条件差、技术落后,有一台手摇计算机计算数据就很先进了。为了保证数据正确,提高科研质量,除了严格执行三级质量检查制度外,我们需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基本功,开展技术比武。虽然工具落后,工作十分辛苦,但每当看到自己提供的数据在后来研究成果中用上了,在克拉玛依油田的调整方案中发挥了作用,我们就会感到十分欣慰。

那时正是困难时期,粮食定量供应,对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每天能吃饱肚子,就是最大的快乐了。因为要尽快提供油田调整方案,科研工作安排得十分紧凑,大家经常加班加点。那时加班没有奖金,也没有加班费和其他物质奖励。领导为了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决定为加班到晚上12点的同志增加夜餐,就是到行政处四食堂喝一碗汤面条。喝完汤面条,大家心里热乎乎的,总想到办公室再干一会儿,许多同志经常加班到后半夜,有的甚至通宵工作。大家都怀着一个心愿——早一天拿出方案,为油田稳产作贡献。

向作者提问

  • 最新评论

游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全部评论